您现在的位置: 教客网 >> 剧本 >> 微电影剧本 >> 正文

西风行

时间: 2017-08-21 17:03:03 作者: 佚名 点击:

故事背景

包兰铁路附近的沙漠

主要人物

滕飞:17岁少年

父亲:化工厂商

母亲:记者

小乖:虎斑猫

故事梗概

昏迷后的第三天,滕飞在病床上醒来,颈部被野猫抓伤的血痕清晰可见。环顾陌生的卫生所,滕飞想起了母亲和小乖的莫名失踪,想起了警方拷在父亲手腕上的手铐,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令滕飞百思不得其解。

望着手背上输液的针孔,滕飞的思绪被拉回到三个月前……

场景一:病房   日——内

静默的病房中,遍体鳞伤的滕飞张开双眼,过度失血使他脸色苍白、嘴唇干裂,伴随着头部胀痛,他吃力地坐起身,环顾四周,脑海中一片空白。

正午的阳光格外耀眼,滕飞本能的伸出手掌遮挡,可阳光还是肆虐地穿过指缝“刺入”他的眼眸。在瞳孔抵抗强光的同时,他极力地回想,自己身在何方……

场景二:家中   日——内

初秋的晨风,总是夹杂一丝莫名的伤感,滕飞像往常一样晨练回来,小乖没有在门口等候,厨房也不见妈妈的身影。

客厅中,电视正播放着关于河水被污染的新闻,滕飞望着电视,脑海渐渐浮起妈妈在现场挖掘黑幕的报道景象。

可是小乖究竟去哪了呢?滕飞心中暗自嘀咕。

场景三:家中   夜——外

忙于工作的父亲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了,今晚是滕飞的生日,父亲答应回来陪他庆祝。欣喜的滕飞早早在天台上摆好了烧烤架,百无聊赖的趴在上面望着楼下的大门口,期待父亲下班归来。

画外音:钥匙开门声

(远景)门开了,父亲一脸凝重的走进院中,抬头望望天台上的滕飞,嘴角挤出一丝微笑。正当滕飞想要挥手打招呼时,父亲的身后闪进了两名身着警服的男子。由于距离太远,警察与父亲的对话并未能入得滕飞耳畔。

不等滕飞多加思索,警察已将手铐锁在了父亲手腕,将父亲带走了。

空气静默无声,滕飞举起的手悬在半空,望着未关上的大门怅然若失。

……

良久,滕飞回过神来,冲到楼下院中,四下漆黑无人。滕飞缓缓将大门关上,手足无措。转身向室内走去,却不小心滑了一跤。坐在地上的滕飞发现了父亲掉落的钢笔。他记得,这笔是父亲工厂统一订制的。顿时,莫名的直觉涌上心头,他隐约感觉到,这一个月内家里发生的事情会在父亲的工厂里找到答案。

简单收拾行装后,滕飞连夜出发,直奔包兰铁路的方向而去。

场景四:沙漠   日——外

浩瀚无际的沙漠,西风凛冽。滕飞在飞沙走石间艰难前行。翻过两个山丘之后,滕飞见到了村落和工厂。

(远景)远远望去,工厂的烟囱浓烟滚滚,滕飞从望远镜中细细观察,工厂的门牌上赫然挂着“XX镇氮肥有限公司”。

(跟随)随着镜头继续观察,滕飞看到了工厂内的工人身着工装,井然有序地工作着。工人们颈部以上硕大的防毒面罩十分显眼,将面部和颈部全部覆盖,像是要防御野兽攻击头部一般……

场景五:沙漠   夜——外

为避免麻烦,滕飞在远处等到天黑才敢靠近工厂。夜间的工厂似乎并未停止运作,烟囱依然冒着浓烟,趁工人开门倾倒废物的间隙,滕飞悄悄溜进了工厂。

在院内高高的围墙下,随处堆放着大批量的化学物品,液氨、甲醇、新戊二醇、甲酸钠、高能氮肥、氮素速效增效剂、复合肥料等等,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味道,令滕飞作呕。绕到工厂后门的时候,滕飞发现了工厂废水的排泄口,大量的含汞污水排入河中,瞬间侵染了河水的清澈。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滕飞寻着河水出了后门,想要找到河水的源头。然而门外的世界又是另一番景象,当滕飞转身出门后,水流意外的消失了……

正在他愣神的时候,一只野猫从身后蹿出,凌厉的爪子直接抓伤了滕飞的脖颈,惯性使她重重的摔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当滕飞稳住身子定睛瞧着野猫的时候,野猫的眼神正与他四目相对。在工厂渗出的昏暗灯光下,滕飞努力分辨着,他觉得眼前这只猫似乎是家猫的变异种,不知是不是喝了污水中的甲基汞中毒所致。依稀之间,他甚至觉得这只猫的眼神似曾相识。

可是,现实由不得他有过多思考。随着野猫的吼叫响彻星际,沙漠中的变异猫群开始向滕飞涌来。它们将他扑倒在地,用尽爪力撕扯,顷刻之间,滕飞已被抓的遍体鳞伤,手臂多处皮开肉绽。

即便滕飞反击的力气越来越小,野猫们仍旧不肯罢休,将他逼至工厂外的墙角。情急之下,他用力叩击铁门求救,可这声响有如小石子掉进万丈深渊一般,一遍一遍地消失在夜色中。

滕飞绝望了,他紧闭双目,想起妈妈的笑脸,他多么希望妈妈此刻就在身边,然而,眼前只有虎视眈眈的野猫群和裹挟着沙石的西风……

不知与猫群僵持了多久,一束手电筒的强光射了过来,遣散了猫群。滕飞得救了,气若游丝之间,滕飞再次见到了妈妈的脸庞,终于昏死了过去。

场景六:病房   日——内

“妈妈……”滕飞在梦中呢喃。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妈妈不停在对他说着氮肥工厂将污水排放到沙漠地下水源的事,水源遭到破坏,沙漠中的人和动物先后中毒死亡,还有一些猫因此变异发疯。

说到这里,妈妈流泪了,她告诉滕飞刚刚抓伤他脖颈的野猫其实是他平日里最疼爱的小乖。并表示很后悔带它出来。

(特写)听到小乖中毒变异,滕飞猛地睁开了双眼。

四下无人,他不确定梦境中发生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唯有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响着“对沙漠水源大肆破坏的罪魁祸首是那家氮肥公司”。

等等,滕飞惊悟……

那家工厂是爸爸的?难道这就是他被警察带走的原因吗?

可是,如果小乖在这里,妈妈也一定在这里,是?是妈妈报的警?不,不会的,妈妈不会出卖爸爸。

正午的阳光格外耀眼,而此刻滕飞的内心却是沉默的。

(远景)空荡荡的病房,滕飞孑然一身,形影相吊……

(终)

上一个:

下一个: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小学教育资源© 信产部湘ICP备09008668号-4

Copyright 2016-2025 www.jiaokedu8.com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网络及网友上传,仅供交流研究之用,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