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教客网 >> 作文 >> 高中作文 >> 高一作文 >> 正文

长篇连载 不扎人的仙人掌(9)

时间: 2018/5/4 15:35:09 作者: 佚名 点击:

  (九)没有了爸爸的周坚强得让人流泪

  一下子,周的爸爸去世这件事传遍学校了。

  很多人来问我情况是什么,我哑口无言。他们知道我和周的关系很好,却没料到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这个时候刘欣桐,罗可依,伍靖媛肯定在旁边打量我,看我的表情情况是什么。恐怕一不小心点燃导火线或者是我的泪水阀。

  周这几天没来学校了,所有人都知道我闷闷的不敢打扰我。我听说,周妈妈在周爸爸的葬礼上泣不成声,周很懂事地抱着妈妈说:“还有我在呢,我会替爸爸好好照顾你的。”我没去周爸爸的葬礼,没人告诉我在哪里,271的大部分同学都去了。

  我在课桌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圈。

  我相信,悲伤就算是片海,也绝对溺不死我这只海豚。

  几天过后,我和小花,小三,小四照例在第二节课下课后去买零食吃。哦,忘了告诉你了,小花呢就是罗可依,她前几天穿了一件小猪班纳的小碎花卫衣,于是得了小花这个美称。而小三,当然就是刘欣桐了,因为刘欣桐说她不想排伍靖媛后,也因为伍靖媛说小三这个称号怪别扭的。理所当然的,小四就是伍靖媛了。

  这时候,小三小四还在为了今天中午是一起吃还是各自回家吃饭而争吵,我和小花走在她俩前面无奈地摇摇头。下楼梯出教学楼时,我和小花笑着就径直撞上了周。阳光在我们之间画了一条界线,小三小四顿时安静下来了。我的嘴角迅速一撇,心里溢出的所有安慰的语言都被她嫣然一笑而化解了。她没有走过来,只是用平常都没有的安静对我打了招呼,我的脚步像一个懦弱的小孩,不敢上前去。可惜,我还是没有长高,我只能抬着头看着她和她的同学从我面前缓缓走过。

  我突然就哽住了喉咙,说不出一句话来。我要说什么的?我能说什么的?但我还是在心里对周说你一定要坚强,一定!

  “那个,今天我们就一起到外边吃饭吧”小四扯了扯我的衣角,我往前走并耸耸肩说“没有什么的嘛。”

  后来,我听说当周回到班里的时候,她受到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关切,关心,怜悯以及同情。我还听说,在某次军训课上,周一不小心走了同边手。老师把她拉出来大声叫喊:“怎么搞的,走个正步都不会,你爸爸没有教你吗?”周似乎红了眼,可班里没有一个人为她辩解。因为即使辩解了,周也不会开心。

  这些我都是听说的。

  现在我踏着军步,在七手八脚的慌乱里,想着自己所想的。脚下的灰尘被风吹进我的的眼睛里,我的手使劲揉揉我的眼睛。隔着新买的帆布鞋我的脚都深刻感觉到了土地的炽热。不知不觉的,一滴水落在我的脚尖。我摸摸我的脸,没有哭啊。然后我抬头看着天,又一滴液体掉在了我的眼镜框上。身边开始躁动起来了,每个人都蠢蠢欲动,只等老师说一句:“解散”我们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学校大厅找个阶梯,不管它干不干净,都一屁股坐下来。

  在每个人都兴奋地要跳起来的时候,邹老师拿着一条教鞭,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我们顿时像79个泄气的气球,不一会就老实下来了。

  邹老师漫无目的地挥舞着教鞭:“你们不好好练的话,等下下大雨了,你们就给我站在雨里给我军训!你看你,这叫站军姿吗?”我听见了教鞭落下的声音,可怜的孩子啊。

  雨滴越来越密集,快淹没地面的灰尘的时候,邹老师终于教鞭一挥,极为霸气的说:“回教室去吧!”而我们这群鸭子都兴奋地往教室冲去。只有一两只鸭子被邹老师扣留下来,在阴沉的背景中,和邹老师一起站着军姿。

  原来,267就是这样的。

  sp;罗科威似乎轻松地耸耸肩说:“你还不知道吧?周的爸爸去世了呢。”

  “我跟你说,你不要乱说!”我拽着刘欣桐上了二楼。

?

????高一:肖一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小学教育资源© 信产部湘ICP备09008668号-4

Copyright 2016-2025 www.jiaokedu.com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网络及网友上传,仅供交流研究之用,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